职工在线 陕西工人报社主办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权益 > 以案说法

官员的爱好,该如何划条“红线”?

时间:2014-10-16 23:47:59  

发布日期:2014-10-17



  近段时间,一些落马官员的个人爱好被媒体曝光,引发网络热议。一个人有爱好本是好事,可以怡情养性,提升人格境界;但有些官员的爱好却被不法分子利用,成为行贿受贿、循私枉法的“阵地”。一些官员因爱好“异化”而走上不归路,爱好反而成“祸害”。
  在京沪等地铁里,曾悬挂着秦玉海的摄影作品
  领导干部总“才华横溢”?落马官员爱好盘点爱摄影代表人物:秦玉海
  9月21日晚,中央纪委发布消息称,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除了“官员”头衔,作为“摄影家”的秦玉海,其宣传河南风光的摄影作品《水墨云台》还出现在北京、上海、深圳、西安等地的地铁里。他还担任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河南省摄影家协会顾问、名誉主席……摄影作品屡获大奖,先后出版《焦作山水》《云台山风光》《五大连池印象》《真水无香》等摄影作品集。
  据媒体10月9日报道,秦玉海落马后,其悬挂于北京、上海地铁内的摄影作品多已被撤下,其他作品也将在排查后下架。爱书法代表人物:胡长清
  在2000年被依法执行死刑的江西省前副省长胡长清,把手中的毛笔变成了一支“特别能赚钱的笔”。据《人民日报》等媒体报道,“江西省前副省长胡长清,是举国皆知的贪官‘书法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此人喜欢到处题字,堂而皇之收受润笔费。登门求字者,也是趋之若鹜、门庭若市。据估算,在其掌权期间,该项收入不下百万。”
  不少官员处处留墨,“润笔费”高昂,受赠单位如获至宝状,一旦官员落马,墨宝也就成了遗羞,不忍直视。爱发明代表人物:王立军、武长顺
  科研发明、申请专利,也是不少官员的独特爱好。据媒体报道,重庆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曾获得专利多达254个,其中有211个是2011年一年之内申请的。“王局长”以平均每1.7天申请一个专利的“超高效率”,书写了“科研达人”的“疯狂成就史”。除了本专业领域的发明,既出现了“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等高精尖的科技产品,也有吃火锅的特殊用具等内容。
  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天津市原公安局长武长顺。武长顺担任交通管理局长11年,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长11年;发明的34项专利与智能交通等领域相关;他领衔发明的交通信号灯两次在天津大规模推广,按法律规定,武长顺可获得不超过5%的报酬。爱高尔夫代表人物:郝和平
  迷恋高尔夫运动的官员中,最有代表性的是国家药监局原司长郝和平,他不但坐飞机到全国各地去打高尔夫,更是专门找最高档的球场去打球。据报道,打球消费部分来自求他审批的医疗器械公司。痴迷风水玄学代表人物:刘志军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对于风水玄学的痴迷,可谓达到无药可救的地步。根据已经公开披露的情况,刘长期烧香拜佛;一些铁道部重点项目的开工竣工,他都会请“大师”择黄道吉日、吉时;刘还是“气功大师”王林的铁杆粉丝,王林曾对刘志军说要帮他办公室弄一块靠山石,“保你一辈子不倒”。
  官员爱好成权钱交易工具“雅贿”受青睐
  赖昌星当年有句“名言”:“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无爱好”。他就是觊觎着领导干部的“爱好”,千方百计投其所好,用各种手段把他们拉下水。
  正如古训所告诫,“钓者之恭,非为鱼赐也;饵鼠以虫,非爱之也。”一旦官员在爱好上放松了警惕,爱好就成了官员的“溃决点”所在,成为那些不怀好意者钻空子的突破口: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喜欢玉石,就会有人送上价值不菲的玉石;四川省雅安市原市委书记徐孟加喜欢打“皇帝球”,就会有人想尽方法陪其打球……
  而对一些官员来说,爱好是假,敛财是真。所谓的爱好不过是大搞权钱交易,将手中的权力套现的工具而已。
  从古玩字画到现代艺术品再到目前流行的摄影器材,“雅贿”越来越受到腐败官员的喜爱。
  “雅贿”受贪官的追捧,原因是随着官员“安全意识”的提高,对于官员来说现金贿赂过于赤裸,因此转而选择相对隐蔽的“雅贿”,把受贿行为包装成高雅的“艺术品交流”。即便东窗事发不幸落马,由于艺术品价值的评估相对专业不易认定,因此更加隐蔽。
  倪发科曾说,艺术品比现金高雅、文明,披上爱好的外衣,更能掩人耳目。玉石、字画,物小价高,保值增值,易保管,易隐藏,即使被人发现,“玉石无价,无法认定懂得人知道你有这爱好,不懂的人也不知道什么价钱。”
  “雅贿”的一种方式是直接收受贵重艺术品。
  疯狂痴迷玉石的倪发科在2008年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后,分管国土资源工作,未经组织审批同意,就担任了省珠宝协会名誉会长,接触上了玉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中纪委调查显示,倪发科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80%,总价值达1200余万元。“拿人钱财,与人方便”,倪发科接受了众多商人“进贡”的玉石,自然要替人办事,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为他们牟利。
  福建省工商局原局长周金伙将名贵的寿山石(田黄)作为活储蓄,凡来求官办事者,只要送上寿山石即可如愿以偿。福建一位寿山石收藏家透露,近30年福州出土的寿山石名品,差不多有三分之一落入周金伙之手。该收藏家曾亲眼见过周金伙收藏的四块寿山石,每块价值都在200万元之上。
  摄影器材也成为一种新的“雅贿”形式。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已经有至少9位落马官员涉嫌“雅贿”,其中3位都和摄影有关。他们分别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武汉市燃气集团、天然气公司原董事长张民基,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原局长王会师。
  另一种方式被称为“逆向行贿”。
  中国字画收藏已进入“亿元价格阶段”。虽当代人的书法作品价格偏低,但实际情况是书法字画的价值常常与其作者的身份地位密切相关,进而与其身份地位代表的权力,以及该作者运用这种权力的能力密切相关。
  一些落马贪官从他们的“爱好”中获利颇巨。在胡长清收受的数百万元贿赂中,不少是以送“润笔费”的方式进行行贿。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有杰爱好写书法,当地有不少商界人士前来求字,为王有杰并不十分优秀的书法作品开出天价“润笔费”,有一个地产商就花140万获得了7幅字。
  胡长清和王有杰的书法果真这么值钱?值钱的不是字,而是二人手中握着的权力。相对直接行贿,这种“逆向行贿”更具有隐蔽性,更值得警惕。
  官员爱好界限:做自己的事,花自己的钱
  人总会有一些爱好的,但是对领导干部来说,越过界限的爱好,就如同破壳的鸡蛋,随时可能有苍蝇“来访”,随时有变质的可能。那么官员爱好的界限究竟在哪里?
  若要避免跌落“爱好陷阱”,还需从兴趣爱好的自我严格管控入手,为爱好划一条“红线”。
  首先,理清公私关系。不能利用公权力发展私人的爱好,更不能利用自己的爱好谋取私利。
  其次,拒绝“免费午餐”。官员作为公众人物,对自己喜好什么、与什么样的人在一起玩,接受什么样的与个人爱好有关的邀请与馈赠都要有所选择与警觉,拒绝那些别有用心的“免费午餐”。
  最后,爱之得当,好之有度。作为官员,必须时刻不忘记肩负的责任,敬畏权力,守住底线、不越红线、不碰高压线,以健康的心态来培育爱好、以谨慎的心态来节制爱好。(宗合)

推荐资讯
官员的爱好,该如何划条“红线”?
官员的爱好,该如何划
“红色娘子军”的前世今生
“红色娘子军”的前世
剪出精彩人生
剪出精彩人生
陕西记忆
陕西记忆
栏目更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