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在线 陕西工人报社主办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工 > 新闻聚焦

公共单车从业人员的苦与乐

时间:2017-07-17 17:28:32  


    鱼永利说,自己现在的工资每月有3000多元,还签订了三年的合同。拿到合同的那一刻,他心里感觉踏实多了。鱼永利说,来西安这么多年了,只有现在才感觉到自己真正融入进了这座城市中。 

薪资篇

从业者薪资收入差距较大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各家单车品牌的这些运营维护人员,均实行基本工资加绩效计件考核,有的工作人员一个月收入可以达到8000多元。一般的运营维护人员工资也在3600元左右。
   维修人员工资可媲美白领
    今年40岁的李新宁是礼泉县烟霞镇人,之前在广东打工,主要从事模具制作。一个月前,听说ofo小黄车招聘车辆安装工,他凭借自己较强的动手能力,应聘到ofo小黄车在西安西郊石化大道附近的仓储基地,从事车辆散件的安装和质检工作。为方便工作,李师傅在附近的夹城村150元租了一间房子,平时吃饭就到附近的小饭馆凑合一下。由于还没干满一个月,他暂时还没有领到当月的工资。“来得早的工作人员工资都在四五千元,我还没领工资呢,我想应该还可以吧!”提起自己的工资,李师傅说。
    对于运营维护人员的管理,以ofo小黄车为例,采取的是劳务外包的形式,由相关劳务外包企业进行代管。“从业人员越来越多,我们管理不过来,必须借助专业的劳务外包企业进行管理。”小黄车西安市场部负责人郭久云说。
    像李新宁这样的职工,他们只是小黄车的服务外包企业所聘用的。来自咸阳市彬县的张宁军也在小黄车仓储基地负责安装小黄车,他的工资则以底薪加计件来计算。张师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12小时可以安装100-110辆单车,每辆计件2元钱。除去应得的底薪,再加上计件的酬劳,张师傅一月下来也能拿到4000到5000元。不过,张师傅属于临时工。装完这批车,他又得开始寻找新的工作机会,比如到运营一线去维修自行车。说到这里,张师傅显然对自己现在这个岗位有些不舍。
    小时工薪资最高每小时20元
    与共享单车相比,西安城市公共自行车进入西安较早,可以说也是共享经济的雏形。2013年成立后,西安城市公共自行车从零起步,目前自行车保有量已达5万余辆,服务站点1460个,服务区域550.5平方公里,日均使用量超过216000人次。
    在西安公共自行车公司工作的牟师傅,他的工作岗位隶属于西安公共自行车碑林站,几年前他在太白立交下看到招聘启事,就应聘过来了。起初他是小时工,工作时间是上午7:00到10:00,下午4:30到8:30。起初,一小时薪资12元,后来涨到14元,每半个月结算一次工资。
    如今,牟师傅签订了工资合同,月工资合同约定为2800元,扣除三金后还剩2500元左右。不过没有住房公积金,能不能落实,还很难说。
    西安公共自行车未央区站点的运营维护人员张西华告诉记者,他现在的工资是按小时工计酬的。每天干满7个小时,下来也就是每天不到140元。在西安小北门里,他每天都会和杨永良师傅在这里转运车辆。杨师傅今年57岁,以前是位大车司机,也是十多年前橡胶厂买断工龄的。杨师傅也是小时工,只不过计酬略高一点,一个小时按20元付酬。
    就西安公共自行车的用工情况而言,基本上是后台管理人员辅以一线小时工的模式在运营,其一线运营维护人员的工资收入则略逊色于共享单车的运营维护人员。拿目前西安公共自行车的运营规模来计算,八个调度站,每个调度站有四辆车,一辆车由两个人组成,八个站点下来总共64个人。这64个人是按小时工计酬的,像张师傅这样的调度工一天七个小时133元,杨师傅这样的司机为140元,一周可休一天假。
   劳动保护篇

一线运营人员盼权益落实

西安公共自行车公司未央站的张西华和司机杨永良老哥俩,在一辆车上已经合作多年,现在工作很默契。他俩每天的工作就是装卸调运单车,一个人从另外一个站点的运输车上把车子卸下来,另一个配合着装到他们的运输车上,每趟转运车辆50辆,然后再开着运输车沿指定路段投放自行车。
    张西华笑着告诉记者,他们的工作看似轻松,其实不然,夏天一身汗,冬天一身泥。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公共自行车公司可以给大家夏季增加点降温费,冬季多发点取暖费。另外就是给他们的站点配发个饮水机,让大家都能及时喝上热水。
    在ofo小黄车从事运营维修的鱼永利称,他现在的工作时间和上班族差不多,上午8点到12点,下午2点到7点,如果加班的话,7点以后三小时45元。老鱼告诉记者,最近天太热,他的心愿是公司能给他们配发防晒服。
    和记者前面采访过的张师傅、杨师傅这样的小时工相比,牟师傅还算幸运。据他讲,此前他是一建筑公司的瓦工,家住碑林区五星街,他从事这一工作三年多了,每月工资2000多,他很知足。
    牟师傅如今负责8个点的自行车桩点卫生,他在高峰期必须保证每个点有四到五个空桩,保证大家能及时还车。另外就是把调运来的车辆及时上到车桩上,保证大家有车可骑。
    对于他这样的巡检工,公司是如何考核的呢?“我们每半个小时要刷一下卡,取一辆车再还上,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监督大家,看看我们在不在岗位。”说话间,牟师傅走到车桩旁,取下两辆车,算是打卡一次,也为换车腾出两个空车桩。
    牟师傅上下班也骑公共自行车,不拿包,不带水。他说,不敢喝水,担心找不到厕所。至于休息,只能中午下班回家了稍微眯一会。“如果没地方去,就在车桩附近休息一下。”牟师傅说。
    如今,在碑林公共自行车站,像牟师傅这样的巡检工有50人左右,全市共有八个站,如果按碑林站这样的规模,整个西安市公共自行车的巡检人员应该在400人左右。
    巡检工的流动性很大,好多人干不了几个月,就不干了。据牟师傅说,主要是人流量大,巡检工根本忙不过来。工作量太大,一些人吃不了这个苦。就他们这个群体而言,从业者大多是“4050”人员,就是为了赚点钱贴补家用。

推荐资讯
公共单车从业人员的苦与乐
公共单车从业人员的苦
陕西省“尊法守法·携手筑梦”服务农民工法治宣传行动启动
陕西省“尊法守法·携
宝兰高铁昨日开通运营
宝兰高铁昨日开通运营
陕西省职工文化艺术节音乐决赛专场昨晚落下帷幕
陕西省职工文化艺术节
栏目更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