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在线 陕西工人报社主办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工 > 新闻聚焦

公共单车从业人员的苦与乐

时间:2017-07-17 17:28:32  

123.JPG 

天津旭锋运动器械有限公司的生产维护人员贾先生正在对即将摆放上道路的“土豪金”单车做最后的调试单车做最后的调试。

456.JPG


曾在西安市伞塔路自行车销售市场工作的吕师傅加入酷奇单车维修队伍,重操旧业。

567.JPG

张宁军在组装完这一批在组装完这一批ofoofo小黄车后小黄车后,不知道下一份工作在哪里。

789.JPG

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为挣点零花钱为挣点零花钱,也通过应聘兼职加入到ofo小黄车运维队伍中来。

910.JPG

55岁的张西华(中)是西安公共自行车公司的调运工,三年前通过小广告应聘到未央区转运站。
 

编者按 
     今年元月以来,西安大街小巷出现了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极大地方便了市民出行(本报将之统称为“公共单车”)。随着公共单车的蓬勃发展,催生了自行车管理维修员、调度员等新的职业。这些新经济业态下的从业人员是怎样的工作状态,收入如何,其相关权益是否得到了保障,都成为了人们关注的话题。为此,本报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让我们跟随记者一起走近这些新兴行业的劳动者,了解共享经济下从业者的喜悦与困惑。
    就业篇
    公共单车运营维护 共享经济催生的新职业
    西安从业者保守估计达到2000人
    6月中旬的一天,在酷骑单车西安仓储维修基地,记者在这里遇到了酷骑的生产商——天津旭锋运动器械有限公司的生产维护人员。由于刚给西安投入一批可以边骑行边给手机充电的新款车型,他们过来负责调试。据旭锋公司在现场负责调试新车的贾先生称,他们企业2007年投产,之前的生产经营状况并不好。共享经济出来后,他们如今年产200万辆左右的自行车,全部供给了共享单车运营商。在此之前,他们全公司的职工不到1000人,由于生产任务饱和,员工数量如今已经翻了一番,达到了2000多人。不仅如此,共享单车的相关供应链企业的产品,也是供不应求,用工规模也都有相应增加。
    记者在ofo小黄车西安市场部采访时得知,按照小黄车目前10万辆的运营规模,其运营维护人员在500人左右,这还不含他们市场部本部的数十名平台高管。以这样的规模来计算,其他两家单车运营商酷骑和摩拜的用工规模也在400到500人之间。对于记者的估算,ofo小黄车西安市场部负责人郭久云并没有否认。如果这样算下来,ofo小黄车以及摩拜单车、酷骑单车再加上最早在西安营运的5万多辆西安公共自行车,四家公司的运营规模在36万辆之多,日提供服务在200万人次左右,其从业者保守估计也达到2000人之众。
    从业者中“90后”居多
    按照记者从ofo小黄车西安市场部了解到的情况,每天都会有几十个应聘者前来应聘运营维护岗位,运营维护岗位的工作职责就是巡检、摆放和调度单车。
    在酷骑单车维修仓储基地,1993年出生的小王俨然已是这个基地的主力。据了解,像小王这样的90后从业者,在公共单车这一新兴领域相当多。
    6月21日下午,皮肤晒得黝黑,人字拖、沙滩裤,身着黄色印有ofo小黄车标志T恤衫的孙文正在西安洒金桥地铁口有条不紊地整理着车辆。他现在是ofo小黄车的运营维护人员,作为1992年出生的年轻人,孙文觉得这份工作不错。他的工作就是在马路边巡检,把有问题的小黄车挑出来,能维修的就在现场维修,问题严重的则拉回维修站进行大修。“尽管天气热点,工作辛苦点,但是工作时间自由,也挺能锻炼人的。”孙文说。
    事实上,在ofo小黄车的运维一线,活跃着大量的90后。6月22日,记者还在洒金桥附近见到两名刚刚高中毕业的90后,他们以小时工的形式为小黄车服务。1998年出生的小李称,他俩是在网帖上看到招聘公告来应聘的。“在家也是闲着,出来挣点钱还能给自己以后上学攒点学费。”公共单车让他们有了体面的职业
    6月中旬的一天,在酷骑单车西安仓储维修基地,现年46岁的维修工吕师傅正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吕师傅90年代初开始在西安市伞塔路自行车销售市场工作,专门负责永久自行车的售后服务。可随着老式自行车逐渐淡出市场,伞塔路最终变成了电动自行车的销售市场,他这个昔日“吃香”的自行车维修工一下子没有了工作。“如今有了酷骑单车,我就应聘到这里了。谁能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这个修自行车的又有活干了!”
    现年55岁的张西华是西安公共自行车未央区站点的运营维护人员,他来公共自行车站已经有三年时间了。张师傅豁达地告诉记者,自己是1999年某企业破产后买断工龄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这个“4050”人员越来越不好就业。来公共自行车站之前,他一直在外面打工。“反正是有啥活干啥活,维持个基本生活。”如今张师傅虽说工资不高,但起码有个稳定工作,他说自己蛮知足。
    今年45岁的鱼永利是咸阳长武县人,来西安打拼近30年,一直在西安打零工,也跑摩的。“共享单车出来后,摩的生意越来越不行了,没人坐了……实在跑不成了……”他自己也应聘到了ofo小黄车这里。

推荐资讯
公共单车从业人员的苦与乐
公共单车从业人员的苦
陕西省“尊法守法·携手筑梦”服务农民工法治宣传行动启动
陕西省“尊法守法·携
宝兰高铁昨日开通运营
宝兰高铁昨日开通运营
陕西省职工文化艺术节音乐决赛专场昨晚落下帷幕
陕西省职工文化艺术节
栏目更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