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在线 陕西工人报社主办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女性 > 女工新闻

纺织女工谢芙蓉的三桩心愿

时间:2017-01-20 15:51:24  

 纺织女工谢芙蓉有三桩心愿:一是穿着厂服逛大街;二是不在单位门口买菜;三是“大手大脚”逛一次商场。
谢芙蓉的这三桩心愿,沉积在心里20多年。她所在的陕西宝纺集团大荣公司,从上个世纪末开始,生产经营每况愈下,谢芙蓉的收入也日渐窘迫,最低的时候只有1000多元。“最怕和亲戚朋友聚会了。说话没有底气,腰板挺不起来。别人谈笑风生,我就闷头吃饭,生怕问起单位的事。”
每天下班前,和所有职工一样,谢芙蓉都要赶紧脱下厂服,塞在柜子里。她怕穿着厂服出大门,她怕穿着厂服坐公交,她更怕穿着厂服逛马路。厂服是个标签,她打心里拒绝这个标签。她怕别人认出自己是大荣的职工,她不愿承认自己是大荣的工人。
大荣公司的门口是一条不宽的街道。每天快下班的时候,就会聚集许多菜贩。这是整个宝鸡市价格最便宜的菜市场,也是菜品最不济的菜市场,许多卖不掉的“过气菜”都集中在这里。谢芙蓉对这些菜摊感情是复杂的:既厌烦,又心怀感激。她觉得这些菜摊,像一双双偷窥的眼睛,悄无声息又一眼不眨地看透自己无奈的恓惶窘迫;但它又像一个贫困的乡下亲戚,默不作身又知冷知暖地提供自己最低的生活需求。
陕甘交界的宝鸡市并不太大,消费水平也不高,最火爆的商场,客单价也不到100元。每次逛她眼里的这些“高档商场”,谢芙蓉总觉得兜里的钱要被攥出水来。她说,有个段子讲,有钱人吃面都点两碗,吃一碗看一碗。这种随心所欲花钱的感觉真爽啊!看见自己喜欢的东西又不敢掏钱,思前想后抠抠搜搜计算半天,最后无可奈何地放弃,这种感觉太差了!“啥时候能像有钱人吃面一样,大手大脚地花一次钱呢?”
这世上的事情,说慢吧,会让你等待一生;说快吧,也就一年半载。这不,让谢芙蓉纠结了20多年的三桩心愿,在刚刚结束的2016年,说实现,一下子都实现了。
去年初,重组改制后的大荣公司,20多年来首次实现产销率100%,月均销售额比2015年翻了近一番。而在一年前,企业还濒临二次破产的窘境:停产的织机超过40%,运转的每台毛利率-45%。“每生产100元的布,就亏损45元钱。不生产是等死、生产是找死啊!”公司党委副书记苏冰说。
“表面上看,是核心技术落伍、产销不对路子,但根子还是党组织没有凝聚力,干部缺乏号召力,职工对企业没有信心。”苏冰给记者举了几个例子——
职工迟到早退成风,公司在大门口架起摄像机,由领导蹲守抓拍,但收效甚微。
因为担心企业破产,职工多次停工、聚集、上访,要求提前发放住房公积金。
工人数量从2008年的3000人锐减至前年底的1700人,连续15年没有招进一名大学生。
工资全按比例涨,明面上工人比例高于干部,但干部工资基数大,涨来涨去,还是干部拿得多。每涨一次工资,差距就拉大一截,怨气又新积一层……
2016年初,被逼上“梁山”的大荣公司,终于走上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之路。改革的突破口,选择在党员干部、公司领导身上:不管生产干部还是管理干部,一律和职工一起下车间;19名机关干部下放车间任职,不干出样子就不能上来;改工资“按比例涨”为“绝对额涨”,新增收入大幅向一线员工倾斜……
“人”的改革,加上淘汰落后产能、提高核心竞争力、开拓国内外市场,一套“组合拳”打下来,短短十个月,产能实现再造,质量连升三档,产品供不应求,奄奄一息的老国企苏醒了。
在机器轰鸣的并粗车间,46岁的谢芙蓉接受记者采访。这位从18岁就进厂工作的大姐,言谈举止间,流淌着掩不住的激情、喜悦和自豪:“前年年底的时候,我只有1800元工资。去年涨了两次工资,大头都涨在一线职工身上。我现在是3800多元,比大多数公司领导都要高。”
党员干部带头加班加点、去权让利,加责不加薪;普通职工成为企业的主人,分享改革红利的大头。一减一加、一让一进之间,企业的精气神就上来了:职工看党员、党员看干部,层层带动,心齐气顺、人心向上。
党员像样,人心回归,企业变样。如今,大荣公司坯布的下机一等品率,从原来的60%多提高到88%;出口布质量,达到了全球最高的美国四分制标准。过去大一些的纺织贸易商都不愿和公司打交道,现在欧洲、日本的客商主动上门、络绎不绝,国内一些知名企业都排队等货。
更令大荣公司上下欣喜的是,去年底企业招聘启事贴出没多久,就引来数百人报名,其中包括30多名大学生,这可是公司近15年来没有过的新奇事。另一个好消息是,多年门庭冷落的公司党委,去年一下子收到了20多份入党申请书。
说起当年的三桩心愿,谢芙蓉有点乐:厂服现在成了她最爱穿的“时装”,不光在厂里穿,坐公交、逛大街时,她都刻意穿着:“和那些石油上的、电信上的厂服一样美!”
厂门口的菜摊还在,下了班的职工依然会和菜贩们讨价还价,但菜的品种、质量,已经和市区没什么差别了:“过去是迫不得已,现在是图个方便。心态不一样了,菜摊还是挺好的。”
至于“大手大脚”地花钱,“也就是我和孩子在肯德基放开肚皮猛吃一顿。这次我们都随便点,没有担心浪费,没有心疼花钱。”谢芙蓉自嘲地问,“你说像不像点两碗面的有钱人?其实,手脚被钱绑了半辈子,现在解开了,让你大手大脚,你也不会啊。”她说,孩子正在上高三,成绩还不错,“现在不担心缺钱孩子上不了大学,但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
采访结束,走出大荣公司,天色已晚,华灯初上。虽是隆冬,但天上飘的,不是雪花,而是丝丝细雨。陪同采访的苏冰说,冬至过去了,就算春天了,这是春雨。是啊,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夜晚,春雨贵如油,润物细无声。
新华社记者 令伟家 陈晨 莫华英 李平

推荐资讯
让农民工“温暖”回家
让农民工“温暖”回家
年味渐浓
年味渐浓
陕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隆重开幕(图文)
陕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栏目更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