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在线 陕西工人报社主办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副刊

叫我“潮老头”

时间:2017-09-13 08:02:32  

入秋以来,雨声不歇,昨天更是小雨、中雨、大雨的三重奏。可我有两场约会不能不去。一场在市内的建国路,是咸阳83岁的老作家姜德华宴请老友;一场在曲江池,是陕报好友为儿子娶媳妇摆的婚宴。
我在毛毛细雨中坐上第一辆出租车,开车的是位中年女士。车到建国路时我问女司机:能刷微信不?女司机用奇怪的目光打量了我一下,反问道:“你还会玩那玩意?我都不熟……”说着便从车中间的烟灰斗里抽出张印有二维码的纸片递给我。见我熟练地扫描、支付,女司机惊奇地说:“看样子你比俺爹岁数大。俺爹只会用手机打电话……您可真是个潮老头啊!”嘿嘿一笑,我说:“学呢嘛!”挥手“拜拜”。心想:潮老头何止会玩微信支付,博客、QQ,连公众号也榜上有名呢。小孩尿床——潮透咧!
事前已说好的,我在老姜这只待一刻钟就走。我按约定的时间按时到达,与几位老友聊了几句,捏了几粒花生米,喝了一杯清茶,把事先写好的一幅字交给老姜,老姜和他带来的一位咸阳女作家拉我合了个影,我又走上了雨声潇潇的长街……
这时,秋雨已由小雨升级为中雨。我在朦胧烟雨中在手机上点了“滴滴出行”,但屏幕显示“信号不好”,也就是说滴滴找不准位置……再等就来不及了,我只好又挡了辆出租车,这次开车的是位小伙。
车到曲江池东岸的南湖凯悦酒店时,路上已能听到“流水欢歌”了。我让司机拿出二维码卡片,司机问:“您老人家多大年纪了?”我说:“我老人家不大,七十有三。”小伙翘起大拇指,连说了三个字:“潮!潮!潮!”
忽然想到了已故挚友陈忠实——
多年来,我与忠实兄常有电话联络。有时我觉得事情简单,就只发短信。可陈兄是位崇尚礼节的人,每次接到短信都要给我打电话。他的“开场白”是:“哎呀,你能行!我到这会只会看短信……你发个短信我就得赶紧给你打电话……哈哈哈……”
2013年,拙作《我在长安》问世。忠实兄打电话说:“你这本写得真好!我给你写了个短评。咋给你呀?”
我说:“要是不长,你就……”刚想说你就用短信传过来,又想到老兄不会玩短信,便改口说道:“你就到楼下找个学生帮忙发短信吧,这在娃们手里不算啥,五分钟搞定!”(忠实的工作室在石油大学)
当天下午五时许,忠实兄又打电话,说:“找学生帮忙我咋不好意思……我这会就回家,让俺女子给你发……”
那晚忠实女儿发短信,抄录了忠实兄的短评,文后附言:“徐叔叔,祝贺大作出版!因我爸不会发短信,这是用我手机发的。”
想到往事,百感交集……这人世间,每天都会有悲剧与喜剧交替上演或联袂出台……
风萧萧、雨潇潇……我在风雨声中走进一对年轻人的婚礼现场,送上一位老人的祝福。
朋友们,请叫我“潮老头”,好么?

推荐资讯
我省首开推进职工文化建设专题研讨会
我省首开推进职工文化
西安打造以地铁为核心的快速公共交通网络
西安打造以地铁为核心
省总工会十三届八次全委(扩大)会议召开
省总工会十三届八次全
韩城市工人文化宫建设项目开工
韩城市工人文化宫建设
栏目更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