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在线 陕西工人报社主办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副刊

传承阅读

时间:2017-07-03 11:08:43  

  晴空化作画卷,旷野拂落薄绿。我匆匆放下书包,径直向安康阅读吧奔去。
    夕阳与盛夏重叠,空气中有风吹来甜腻的蜜糖味,似是邮差经过,一缕风,一本书,一个夏天的“梦”,走过万水千山,穿越历史变迁,惦念着传承久远的家之风气,人之传统,那便是——阅读。
    匆匆告别童年的我,一直深爱着远方的海与手中的书。徜徉在这精致的二层楼里,整齐划一的书架,层层叠叠的书籍,密密麻麻的标签,仿佛在片刻间,就把我带进了阅读的海洋。我的眼醉了,心也醉了。
    捧起我痴迷的唐诗宋词,默默朗读“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这不是曾祖母常挂在嘴边的诗句吗?一杯一水,甘霞芳泽,也是一种天气,奉茶怀旧,娓娓叙话,那是她在别人口中的姿态。民国时期,她出生在一个富裕人家,徐志摩的诗,阮玲玉的戏,她却偏爱那些“美丽与哀愁”。曾祖母读过几年私塾,颇有些大家闺秀的风韵。虽然双脚遭受了裹脚的折磨,但是她却喜欢古典诗词里的字句。无论是令人心醉的“人生若只如初见”,还是无比哀愁的“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又或是无比豪放的“一蓑烟雨任平生”,都是她喜爱的诗篇。虽称不上字字珠玑,但可述不平之意,可达社会之用,可寄山水之情。
    在外祖父的记忆中,曾祖母是一个抛了杂念,弃了欲望,只留清心和喜悦的人。她沉浸在书中,清心与诗相约,喜悦在诗行里。她常常教我背诵一些读不懂其意的诗句,稍不用心,就会被她说教。幼时贪玩的我,总是搞不懂,她那么大年纪了,那么爱教人背诗,还要让别人给她读书听。而今,年少的我,终究才明白,原来阅读这个“老传统”,不知不觉已深入我们所有人心中。
    我的身旁,伫立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背影,高举着《浣溪沙》,专注地阅读,听到“人间有味是清欢”时,我回头看到那人正是我的母亲,因为有了传承,便是最好的家风。我爱读小说,也许一天只读一段,一页或一章,都会让人开始想象故事的走向。而母亲却偏爱于散文,那些气质纯朴的文字,美轮美奂的意境,逻辑严谨的史实,精辟准确的论述,让我们在悲喜交加中恍然。有些书,适合放在枕边,闲闲地看下去,不经意间,改变在电光火石中产生;有些书,适合在阅读吧,静静地默读,掩卷沉思。
    那些“老传统”穿云破雾,一代一代延续,携带着温柔和光亮飘然降落。许多繁琐之事难以消解,看不清过往的世事和未知的以后,唯有阅读,是注定内在的修行,方可使人生明朗起来。其实,我们一生只够读三本书,第一本“有字之书”,第二本是“无字之书”,第三本是“心灵之书”。它们藏在远方,却是我们的至交,甚至扭转我们的人生轨迹。
    空气中浮动的大概是风吹来的缕缕书香,漫过大街小巷,漂洋过海,永无止境。
    (作者单位:安康市幼儿园)22

推荐资讯
陕西省职工文化艺术节音乐决赛专场昨晚落下帷幕
陕西省职工文化艺术节
白阿莹会见日本客人
白阿莹会见日本客人
高考进行时
高考进行时
剪纸高手瞬间剪出本报报头
剪纸高手瞬间剪出本报
栏目更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