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在线 陕西工人报社主办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副刊

又闻蝈蝈声

时间:2017-06-21 08:47:47  

 一个早晨,独自在灞桥的集市上闲游,转到花卉市场东北角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清脆的蝈蝈鸣叫声,这似曾熟悉的声音,紧紧牵着我的双脚,一步一步来到卖蝈蝈人的身旁。几经交谈,我掏出十元钱来,塞到卖蝈蝈老人柳树皮一样的大手里。
  回家后,我将蝈蝈放进一个大笼子里,将它挂在我家阳台上。之后,从早到晚,家里都响着蝈蝈声,清脆似竹管交相敲打;这来源于大地深处的神乐,真是掷地有声纯净祥和的妙音。
  我与蝈蝈是有缘的。在我生长的蓝田县上寨村,割麦前后,家家户户院落的屋檐之下,大多是要挂着蝈蝈笼。劳动了一天的人们,围坐在院子里的大石盘上,说说笑笑,吃吃喝喝,耳边回荡着这优美的天籁之音,一切忧愁和困乏就在那些飘荡的曲儿里烟消云散了。
  我们这些碎娃子大多都是抓蝈蝈的能手,不管是单干,还是团队出击,都能有不小的收获。每逢听见蝈蝈叫声,选择单干的,一般都脱掉了单衫,悄悄地猫腰顺着声音摸去,瞪大眼看准了,将展开的衣衫当空盖下去,压了四周,动作要快,要一气呵成,那鸣叫的蝈蝈就在衣衫下狂跳,你只需伸进手,轻轻地捏着蝈蝈脖子,装进早已绑
  好一端的衣袖里,再用绳子绑好另一边,这样,蝈蝈就成了我们的囊中之物。团队作战是几个人一起出动,围住几只蝈蝈,将蝈蝈赶到有利的地方,见机行事,往往成功率较高,收获也较多;也有张网捕捉的,收获会更大。待院子里有了蝈蝈,心里就有了念想。放学上学,顺道都要拔些蝈蝈喜欢吃的青草,回家后将书包往院角一扔,头一件事就是喂蝈蝈,不是清理垃圾,就是换水喂粮,东看看西动动,一张罗就是大半天,忘了吃饭和睡觉。有时上学迟到,全是这蝈蝈惹的祸,虽然会被父母说道,但心里总是欢喜。
  时隔多年,又闻蝈蝈声,这一次,我将蝈蝈的曲儿进行了录音,将它设为我的手机彩铃,这样,每时每刻,我都会听到那美妙的音乐。□穆海峰

推荐资讯
白阿莹会见日本客人
白阿莹会见日本客人
高考进行时
高考进行时
剪纸高手瞬间剪出本报报头
剪纸高手瞬间剪出本报
集体婚礼
集体婚礼
栏目更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