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在线 陕西工人报社主办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副刊

把美丽开在他人心田

时间:2017-06-19 14:47:18  

这个初夏的时候。我偶然来到一条很少有人游观的小河。山坡的野桃花,大约是开到二、三茬了,河谷人家的门前屋后的桃花、李花、杏花也渐次地热闹开来,就连一些高大的树木初发的嫩叶儿,在未完全未舒展开时,有着乳鸽般和各式各样的形状,又和初生的嫩黄、嫩绿、嫩红颜色各色交织在一起,远远看去,也都是一株又一株别样的花树了。在小河一侧的沙洲上,猛然见着有几丛灌木,虽然没有花儿绽开,可极是眼熟,不由自主走近,细细地打量起来。这是一种常见在小溪、小河边的沙滩上,石滩里的生就的一种和水不离不弃的灌木,在这个早春的季节,才绽嫩叶,那鲜嫩的对生的芽儿,和要采的绿茶的嫩芽一样的形态,更让人多了些喜爱。只是那灌木终不是茶叶,那些底部早生的叶儿,就显见的硕大些,颜色也成淡灰绿色。认真看时,上面还有一层淡淡的绒毛。忽然为自己的念头自责着,为什么拿茶叶和她比较呢?我熟悉这灌木,她也是开花的,那花开得极其鲜艳和浓烈,就在一丛中某一种枝头,生出如同火炬模样的一串花炬来,那花几乎都是紫槿色的,也间或有白色和其它颜色的,大抵都是在夏秋里开放。夏秋时节,正是人去河里游玩和避暑的时候,岸边,沙滩,或者石岩缝隙里,会闪现出一丛有数串这般的花束来。
  眼下,这灌木还没有到开花的时候,可是那枯萎风干的花萼、花瓣、花蕾都依旧留在枝上。我猜想,大概她们是等新一轮绽放时才会落去吧?
  少儿的时候,整个夏秋,自己似乎一直都是泡在河里的,整日里赤着脚,光着膀子,光着腚待在一条叫水坪的河里,在河里洗澡,在河里摸鱼,在河里修水堰,修电站,在河里扑捉蜻蜓和蝴蝶……这灌木,这花儿就天天陪伴在我前后,那时的我和一群小伙伴们,有意无意之间,有所谓的一身的男儿气,是不屑那些花花草草的,对这灌木丛和这花丛,没有一丝半点的在意和爱怜的,踩踏着她,作贱着她,甚至成了躲着女孩儿尿尿的最佳去处……
  后来,我离开了乡村,到了城镇;后来,我也随着时代,开始认识花,了解花,记得和了解了一些外来的花,名贵的花,和各式各样不同的花,渐渐地这花淡出了我的世界,甚至忘记了她。
  岁月匆匆,再次注意这花时,竟然半生已过,似乎想对这花儿说点什么,竟然发现自己不知这花是什么名,心生惭愧。有一两次见着时问路人,竟也是不知道的,再有几次,口述着形状问了几个人,可惜自己描述不甚清楚,人家也对不上号,还有很多机会想问别人,又恐人家笑话,就忍下了,便一直糊涂至今。
  这一次再也不能错过了,正遇一位八十多岁砍柴的老人,便拉着他询问这花木的名字,也许天意,他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告诉我:“这是蒙花树”。我激动的心似乎要飞出来了,不停地谢着老人,甚至想上去拥抱他。
  高兴之余,却有些担心,这名儿是不是当地的叫法?能否在书里找到呢?
  一查,竟然对上了,这蒙花树,原是有十几种名儿的,蒙树花是其中一种正式的名字。只是没有想到,蒙花树的花是一味中草药,还有很好的药效呢。更惊奇的是,云南一带的人还用这花和米能蒸出黄色的有着浓浓清香味的米饭来,还给她起了一个香气四溢的名字——染饭花。
  我终于完成了心愿,欣喜之余,不断问自己,这蒙花树是什么时候驻进了我心中,开在了我心里的呢?
  也想,世上的花,只要你认真地,默默地做自己,就一定会开在他人的心田。
  (作者单位:平利县监察局)

推荐资讯
高考进行时
高考进行时
剪纸高手瞬间剪出本报报头
剪纸高手瞬间剪出本报
集体婚礼
集体婚礼
陕西省职工文化艺术节合唱决赛落幕
陕西省职工文化艺术节
栏目更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