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在线 陕西工人报社主办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副刊

春夜听雨

时间:2010-05-06 03:22:18  

    春夜,我听到了久违的雨丝飘洒。
    那声音,轻轻地,缓缓地,像琴弦被丽人轻拨,如天籁用纤纤玉指在敲击,像是一个精灵在款款地叩击。呃,这是久旱之中的雨丝在撒落,是季节转换之后的变奏,也是春雨怀着呵护万物的和善念头,举步而来,对着大地和人间的一声招呼?抑或,是这个弹丸之地从隆冬穿行过来,经历长久的寒凝,在转瞬之间透出的从容与滋润?
    我听着,先是隐隐约约中有零星的滴答声,跟着就醒了过来,从夜的深处,从日子深水般的包裹当中!紧跟着,是什么在轻微作响,是雨棚作声,是楼栏轻响,是楼下寂静的长街在春雨的抚摸中在缓缓苏醒吗?当我静下心来,侧耳细听的时候,听到了一阵阵细雨牵连的撒落声,那雨丝,想必是急不可待地飘洒而下,斜斜地,乱乱地,跟着又分开来,一些雨丝到了城中的大地和街道,一些雨丝到了夜行者的毛发上,都令人既惊且喜;还有一些,就跟阳台和雨棚密切接触,沙沙沙,铮铮铮,叮叮叮,轻叩着,点击着,把春的脚步,把季节的回声,也把大地渴望了整整一年的福祉降落到夜的深处。这些春夜的细雨,是上苍的使者吗?它们窃窃私语,说着季节的悄悄话,该是何等兴奋?
    听着春夜细雨的轻响,我似乎感到了季节之吻。觉得雨丝滴落在农民的斗笠和雨披上,挂在屋檐下面山墙上的斗笠与雨披,此刻都欣喜地笑了,深呼吸,继而兴奋起来。我感到,土地饥渴地吸纳,那些土层和地表,那些庄稼和菜蔬,那些沉睡着的春草,还有被冬烘了很久的动物和植物们,此刻说不定也苏醒了。这如丝的春雨,是不是还有一些落到了期待已久的田野和村庄,落到了庄稼人久盼的心坎上,也融入了苍茫大地众多的耕耘着正在苏醒的梦中?她们,都被阴霾一般的季节锁定了很长时间,虽说立春和春分早就过了,虽说阳光已经照射过她们,甚至气温也乍暖还寒,但毕竟没有春雨的滋润和沁透,没有神奇春雨之手的抚摸,这些精灵们还在沉睡,现在终于醒了,有力量,有水分,有了又一个年头春天的催促,她们当然就喜出望外,竞相期待!
    听着细雨霏霏,我依稀看到无数的春蚕在啃咬桑叶,在窃窃私语。那些春夜的雨丝,催出鲜嫩的桑叶,被山姑采摘,进入茅庐,装入竹筐,于是这些雨丝在春夜被春蚕吸纳,让新一轮生命尽情释放,鼓动并且生长,飞扬抑或舒展。蚕宝宝们被湿漉漉的雨水滋润,摇头探望,也将满心的希冀静静绽放。这之中,桃花开放,梨花如雪,杏花吐瑞,所有的果实也在春夜雨丝的抚摸中渐渐成型!
    听着潇潇春雨的叩首之声,我心里一闪,就见到历代先贤对春天的渴望神情。杜甫还在那里翘首矗立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那妙悟,那欣慰,一定是哪一个春夜里苍天的赐予,也实在是妙手偶得!空灵的孟浩然,可曾在一个春夜,感受着“春眠不觉晓,春春闻啼鸟”,继而“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那又是怎样的意境?唐代的宋好问,还在匆匆回家吗?“回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想必也在春雨如丝当中?还有陆游,那“细雨骑驴入剑门”的情形,又将刺虎成功、报国无门的惆怅,在细雨如丝中作了另一种写意。
    听着细若嫩丝般的春雨叩击,我宛如看见小麦拔节,窥望油菜抽苔,抚摸春草如茵。它们在雨丝中茁壮,又转瞬丰满成型。几乎一个转身,油菜绽开金黄的花海,小麦就有第一缕麦香;至于各色野花,都被春雨浇开,于是这个世界生机勃勃,透着丰沛!
    听着春夜的细雨声,我还觉得它是春风吹来的。恍若是梳柳的春风,亦然如润花的夜雨,春风摇曳着雨丝,雨丝追逐这春风,融入并且贯通,直梳得柳树吐出嫩芽,牵连成一片缤纷;直润得花朵含笑,绽出清香和丰满,也给这个人世以不尽的希冀。这一切,都是季节赐予的,也无疑是这个世界的人心翘首捧来的。
    由此,春夜的雨丝就成为耳中最美的音符。

 由此,春夜的细雨便成为天地和人间不尽的福分!

推荐资讯
陕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隆重开幕(图文)
陕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陕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隆重开幕(图文)
陕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栏目更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